论董仲舒的民本思想因素

发布时间:2021-09-24 18:43:51

龙源期刊网 http://www.qikan.com.cn 论董仲舒的民本思想因素 作者:雷艳妮 冯斐 来源:《经营管理者·上旬刊》2016 年第 06 期 摘 要:董仲舒是西汉伟大的政治家,教育家。他在以天人感应为基础的神学目的论思想 体系下,提出亲民思想,比先秦的民本思想有新的发展,强调“仁”应该施及民众,提出了调剂 贫富的主张,其民本思想具有重要意义。 关键词:董仲舒 民本思想 德政 董仲舒字宽夫,西汉时期著名的政治家和思想家,生于公元前 179 年,卒于公元前 104 年。在他的思想体系中,神权是至高无上的,君权处于核心地位,“君人者国之元”(立元 神),其民本思想的因素也有所表现,董仲舒对当时社会尖锐的阶级矛盾和社会问题进行了有 力的揭露;要求‘治民者,先富而后加教’,对‘急穷愁苦’的被压迫被剥削者,表现出一定的同 情。他的民本思想所继承的,并不如有些论著所断言的那样,只是孔孟仁政思想中的保守部 分,也有其合理的精华。” 一、神学体系与民本思想因素 董仲舒把君主看作国家政治的核心。他继承了先秦流行的“君权神授”理论,认为“唯天子 受命于天,天下受命于天子。”(为人者天)君主的权力来自天,因此,他要求全体臣民都要 服从君主的统治,但君主是有一定条件限制的,也就是说,只有崇尚儒家思想,施仁政,行德 治,造福百姓而且可以比之于天地者,才可以称皇帝,天才保佑他。在这样的认识基础上,董 仲舒反对盲目忠君。董仲舒从人类社会关系方面,对君民关系作了新的解释。他说:“王者, 民之所往,君者不失其群者也。”也就是说,“王”或“君”与民众是密切联系的,只有得到人民 的支持和拥戴,才能称“王”,才能为“君”。而且,君主的力量来源于民众,只有得到民众的支 持和拥戴,君主才能无敌于天下,才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。他说:“故能使万民往之,而得天 下之群者,无敌于天下。” (灭国上)相反,如果君主得不到民众的支持和拥戴,只能是自取 灭亡。 二、仁德理论与民本思想因素 董仲舒从王道政治理想出发,运用阴阳之道规范统治者的政策原则,提出了以“德”治国的 方针。作为关心社会,关心现实的学者和思想家,董仲舒看到了汉初社会的贫富差别,看到了 经济发展所带来的日益增长着的富有与贫穷两种不同的积累,看到了社会日益分化为两大集 团:富人与穷人。由此,董仲舒主张建立维护封建秩序的社会度制,规范人们的社会地位,即 既维持富者的尊贵地位,也保护人民的生存利益。董仲舒认为,有了度制,统治者就会把握对 人民剥削的度,就会“贵贱有等,衣服有别,朝廷有位,乡党有序,而民不争”(度制),就会 实现有利于统治者的社会安定与和谐。为此,他提出了一系列仁政的具体要求和主张。 龙源期刊网 http://www.qikan.com.cn 1.禁民二业。董仲舒认为,“使诸有大奉禄,亦皆不得兼小利,与民争利业,乃天理也”, “君子仕则不稼,田则不渔,食则不力珍。”(度制)由此,针对汉时官僚、地主凭借政治地 位,经营商业,兼并土地,“以末求富,以本守之”,加速农民失去土地,不断贫困化的现实, 董仲舒要求统治者建立禁民二业的度制,以保护人民的生活不受侵害。“盐铁皆归于民”(食货 志),就是他提出的一项重要措施。 2.禁止土地兼并。汉初文帝以后,地主势力壮大,他们大量兼并土地,许多小农重新破 产。汉武帝时就出现了汉代第一次土地兼并的高潮,“当此之时,纲疏而民富,役*疽纾 至兼并豪党之徒,以武断于乡曲” (*准书),地主与农民的矛盾日渐激化。针对这种社会现 实,董仲舒提出了“限民名田,以赡不足,塞并兼之路” (食货志)的主张,即通过国家的干 预,阻止土地兼并的恶性发展,以保证农民对土地的拥有。 3.废除奴婢制度。西汉中期,在官僚、地主的残酷剥削和压迫下,人民生活痛苦,地位低 下,他们“或与牛马同栏”(王莽传),或任人买卖,沦为奴婢,生命毫无保障。针对这种悲惨 境况,董仲舒提出“去奴婢,除专杀之威” (食货志)的主张,要求废除奴婢制度,改变奴婢的 悲惨地位。 4.把握剥削的度。董仲舒认识到,只有保障民的基本生活需求,才能维护君主政治的社会 与物质基础。因而提出诸如“薄赋敛,省徭役,以宽民力” (食货志),“劝农事,勿夺民时” (五行顺逆)等主张,要求统治者把握剥削的度,使“民财内足以养老尽孝,外足以事上共 税,下足以畜妻子极爱” (食货志)。 三、对董仲舒民本思想因素的评价 董仲舒的民本思想因素,从政治思想发展的过程来说,是吸收先秦以来民本思想,尤其是 汉初陆贾、贾谊民本思想和总结亡秦历史经验教训的积极成果。当然,董仲舒的民本思想也有 其不可克服的历史局限性。这主要表现为他的阶级性与神秘主义。董仲舒是统治集团的一员, 他站在统治者的立场上,一方面重视人民在国家政治中的重要作用,另一方面,与贾谊一样, 他对民众也表现出极度的轻蔑。例如他说:“民之号,取之瞑也。”在他看来,民是一群愚昧无 知的小人,只知道追求物质利益。因此,他要求统治者以“教化”为堤防,这本质上是消弥人民 群众反抗意识于无形之中的地主阶级思想。其次,董仲舒的民本思想大都是打着“天”的旗号出 现的。“天人感应”、“灾异谴告”学说,虽有利于反对君主对人民实行残暴统治,但实质上是一 種粗俗的神学目的论,不仅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国家政治和人民的生活问题,反而成为汉末谶纬 神学的直接源头,造成迷信泛滥。 参考文献: [1]苏舆.春秋繁露义证[M].钟哲,点校.北京:中华书局,1972. [2]董仲舒.春秋繁露[M].北京:中华书局,1975. 龙源期刊网 http://www.qikan.com.cn [3]班固.汉书[M]. 北京:中华书局,1975. [4]司马迁.史记[M].北京:中华书局,1985. [5]冯友兰.中国哲学史新编[M].北京:人民出版社,2001. [6]金春峰.汉代思想史[M].北京: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,1987. [7]王永祥.董仲舒评传 [M].南京:南京大学出版社,1995. 作者简介:雷艳妮(

相关文档

  • 论董仲舒思想的辩证法因素
  • 论董仲舒思想中的“天”与“元”
  • 董仲舒人性论思想
  • 猜你喜欢

    电脑版